张艺兴的海肠.

你是前世未止的心跳. 仙侠/虐/渣笔/短篇

*笔渣不接受的可以不看
*要是看见郑合这个名字 看成沈棠即可
*学生
*我是一个接受不了批评的人
*与贴吧的文有所不同
* 微洗白沈棠
*你好 这里紫菜


九殿仙站起来微弓着身,双手握拳拜前去,低着头说“人界地尊上文说,魔界许多妖魔鬼怪下凡去扰乱安生,请求天界派人下去安治。”

白敬亭点了点头,这件事,魔界的人日后怕不是要闹到仙界?

“那众大臣有何建议?”

一位身着蓝色袍子,是众大臣地位最高的袍子颜色,那位大臣头戴着蓝色帽冠,头发有些许发白,

“臣,如脩有建议。”

“说。”白敬亭挥了挥手,让他站起来。

那位叫如脩的老臣站起来说“吾上的内人,神后娘娘。”

白敬亭顿了一下,张开嘴说“何事?”

“娘娘,人有本事,她既有了那闹的四海八荒不得安宁的神兔,也有...”挑眉看了眼白敬亭,“上玄玉。”

许多大臣就此开始议论着。

“那按你的意思,让吾的内人去治?”白敬亭不知道自己皱了眉头。

“不,”如脩抬了抬手,“魔界怕不是想称霸三界,可以让娘娘,守在仙界,保护仙界。”

白敬亭想到了父皇那句话

“她人美有本事,可为九重天出力。”

白敬亭便点了点头,“那人间的事,派青龙和朱雀下去便是了。”毕竟用脑子想一想,魔界想要的还是仙界,魔界不会对人界怎样,下面可是还有九尾呢...

吴映洁也不能在荒川多待,到了中午,自然是要回到东庭用膳的,不是说荒川那不能吃,毕竟鱼姬与仙吃的东西不一样的。

吴映洁到了庭门,就看见殷桃在门前等着。“娘娘。”殷桃叫了一声。

今天吴映洁穿了一身素衣,

长长的头发,只在发尾扎了个浅蓝色的蝴蝶结。

吴映洁不喜欢带太多的发饰,她带的最多的头饰,恐怕就是婚典那天了吧。

手上带着一个玉镯,便是吴映洁随身带着的上玄玉了。

“殷桃,快进去吧,我去煮。”说完让殷桃到厅里等着,她自己去后厨。

殷桃还是随着吴映洁进了后厨。

吴映洁挽起了头,把衣袖往上提了提,在厨房蹦来蹦去,殷桃还想帮忙,可总被吴映洁拒绝。

白敬亭下了朝之后,并没有去找沈棠,而是回了东庭。

白敬亭到东庭后,吴映洁端着一盘盘菜进无忧殿用膳。

吴映洁刚坐下,白敬亭就后脚踏了进来,殷桃和吴映洁只好立马起身。

“臣妾参见吾上。”吴映洁整个人低了下去,则殷桃行礼没说话。

白敬亭挥了挥手,示意他们起来吧,“吾是来看内人身体适不适。”说罢,坐在了吴映洁对面。

吴映洁随着白敬亭坐下的动作,自己也早已坐在椅子上,“臣妾身体好的很,是殷桃言重了。”

白敬亭点了点头,看了眼桌上的饭菜,色泽很好,看上去很好吃“吾可否吃一口?”

吴映洁点点头应是可以。

白敬亭吃了一口,赞扬道“后厨好手艺,很好吃,得加励”

殷桃刚想说是娘娘煮的,但是被吴映洁按住了,温柔的笑道“是呢,后厨仙的手艺一向都很好。”

白敬亭笑了笑,说“我想让无忧你,帮个忙。”

“吾上请说。”

“近日,魔界到人界打压,但是他们的目的是仙界,大臣们都希望你来保护一下仙界。”白敬亭看着吴映洁的眼睛说,突然觉得,她的眼睛里,好像有一整个星河。

吴映洁笑的很温柔,“当然了,九重天,是臣妾的家。”

白敬亭突然觉得心里不是很舒服,你只护九重天,那我这个白敬亭算什么?但是白敬亭也没有说出来,说了几句话便走了。

“娘娘,为什么不说这菜是你煮的呢?”殷桃等白敬亭走后,忍不住来问。

吴映洁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不想跟他说,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殷桃见吴映洁不说话,也识的住嘴,跟吴映洁一起用膳。

殷红在一旁吃着草。

吃完后,吴映洁命人将饭菜拿了下去,跟殷桃来了无忧殿的小池旁。

“殷桃,我与吾上的情,是家族要求而已,并非你情我愿,所以,不用太替我说话。”吴映洁也跟殷桃直说了。

殷桃她知道,但是并不知这段情,不是你情我愿。

转眼,便是三个月过去了。

人间的鬼怪都已被赶回魔界,自然人,仙界都很欢喜。

更令仙界欢喜的是,神后娘娘,怀了。

白敬山,吴君云和凌月仙姬很高兴,都纷纷过去给吴映洁照顾。

可是,他们不知道的是,那晚,白敬亭喝醉了,误把正在照顾自己的吴映洁认成沈棠,强行要了她,一晚上,喊的不是无忧,而是阿海。

吴映洁被强了之后,关着自己很久,实在是受不了了晕了,殷桃请仙医来看了,才知道自己怀了,她这才出来,现在白敬亭看见她,也是一脸内疚。

吴映洁今天在花园里嗮着太阳,想小憩一会的时候,谁知道殷桃急冲冲的小跑了过来。

“娘娘...娘娘...”殷桃喘着气说话。

吴映洁闭着眼睛,因为她怀了之后实在是太累了,总是想睡觉。“怎么了,急冲冲的。”

殷桃喘过气后,“吾上,吾上!吾上要迎娶沈公主了...”说完一脸担忧的看着自己。

吴映洁听到后,眼睛还是没有睁开,而是皱了皱眉,白敬亭...还是娶了她。“嗯。”

“娘娘...你原本就不受宠了,沈公主来了,你怎么办...”殷桃语气明显是担心着自家娘娘以后不受宠怎么办。

吴映洁睁开了眼睛,“殷桃,无事。”表面上的神情虽然看上去是无事,可是眼睛里写满了酸楚,还露出一副我无所谓的。

“我...”殷桃也知道不能再说什么了,这三个月来,自家主子不争不抢,对自己也好,她什么性情她懂。

就这样,吴映洁躺在贵妃椅上,嗮着太阳,看着家丁去装饰另外一个殿的红房,那个殿,是白敬亭住的殿。

婚典那天,吴映洁在她的无忧殿里休息,怀了两个月了,虽然不是很难行走,但是吴映洁,就是不想去看。

在这三个月里,她照顾他,白敬亭对她也挺好。

她承认,她爱上白敬亭了。

白敬亭和沈棠洞房那晚,两人在庭湖外戏耍,声音可大了,这些声音,就像一把一把刀插在吴映洁心上,让她心如刀割。

之后的日子里,她与沈棠抬头不见低头见。

在吴映洁怀胎九月,快要产的时候,沈棠也怀上了,虽然没有吴映洁怀上的时候那种的气氛,但是白敬亭着实很开心,就连神典上专属神后的位置,也要吴映洁让给沈棠坐。

吴映洁对于这件事,因为怀着胎,也不想生气,也只好笑笑过去了。

整个仙界早知道了,吴映洁不受宠,嫁过去只是因为家族而已,而那个柳玉云的公主,白敬亭宠的很,就连神后专属的位置,也给那个公主坐了。

一个月后,吴映洁产下一位神子(男孩子),叫白无虑,小名叫阿无。

当时,名字是吴映洁起的,小名也是,白敬亭当时在陪郑合。

直到孩子出生的第十天,白敬亭才到无忧殿看望吴映洁和他的儿子,当时白敬亭问给孩子取名字了吗。

吴映洁笑了笑,她知道,白敬亭对她不闻不问,连孩子名字取了都不知道,但是她说,

“取了,不需吾上费心。”

因为这个孩子,是我生的。

白敬亭没有会意她到底说什么,笑的略带温柔说“叫什么?”毕竟是自己的骨肉。

“白无虑,阿无。”

这个名字,吴映洁是想她的儿子以后随着她的名字无忧无虑,可惜他的母亲,并不无忧。

白敬亭听到这个名字后,也没有说什么,看来他不太在意这个儿子。

白敬亭知道吴映洁小名无忧,顿了顿说“无忧,这阵子辛苦你了。”

“无事。”单单的两个字,看得出来吴映洁和白敬亭没有什么话可以聊,那些诗词歌赋人生哲学看星星看月亮,是吴映洁羡慕不来的。

之后,白敬亭走了,回到了亭棠殿。

这个殿,沈棠还没嫁过来之前,叫亭榭殿,来了之后便叫了亭棠殿。

吴映洁很羡慕沈棠,可惜是自己答应的事,她不能食言。

一年后,沈棠诞下了一名神女,叫白念棠,小名念婷。

白敬亭在外陪着沈棠生下的,名字,是白敬亭取的。

每年的五月,九重天都会举行一次神典。

吴映洁把孩子给了爹娘带着,身为神后,当是要去看一下神典如何了。

吴映洁被殷桃扶着进了九重天大殿,看着许多仙娘和仙丁,在装饰着大殿。

撒仙知能说是九重天的臣里最大的官了,上一年因吴映洁怀有身孕没有来到,属于神后的位置布置的都还是沈棠的东西。

撒仙知笑眯眯的走过来说“无忧啊。”

吴映洁微微的行了礼“撒爷爷。”

“今年,神后位你坐?”撒仙知指了指神后位说。

吴映洁也不知道,因为上一年要坐的时候,白敬亭都没跟他说过,之后神后的位置还是殷桃告诉她的。

“小女,不知。”吴映洁她怕,白敬亭不给她坐。

何月老走了过来便听到这句,“神后要拿出神后的样子!怎么可以说不知呢?”

撒仙知点了点头。

吴映洁鼻头一酸,原来,还有人记得她才是神后呢...因为白敬亭身边大多数是沈棠,而不是她,导致有人以为她已经被休了,直到她产子,才有人知道她才是真正的神后。

“小女知了,我便派人去收拾。”说完低头跟殷桃说了点什么,殷桃便走了。

撒仙知和何月老有事先走了,只留下吴映洁一个在看大殿的事,这种事...应该是夫妻来主持的。

白敬亭和沈棠都不知道去哪了呢...

白敬山前来找吴映洁商量点神典的事,忽然他问道“敬亭呢?”

吴映洁苦笑了一下,她觉得,她明明可以活的很开心的年纪,却活成了六十岁的人,明明...明明她还那么美...

“敬亭...想必在陪妹妹吧。”

白敬山知道这个妹妹是谁,他也知道吴映洁受了很大的委屈。

“无忧委屈你了。”

吴映洁听的最多就是委屈你了,可是她能说什么,也只能笑着说,无事。

“父皇...”

嫁过来两年了吧,她早叫父亲了。

白敬山拍了拍吴映洁的肩膀,示意她去做吧,他就先走了。

吴映洁送走了白敬山,殷桃就回来了。

“娘娘,位置收拾好了。”殷桃微微低着头给吴映洁汇报道。

吴映洁嗯了一声作为回应,“殷红。”

肩膀上原本白色的装饰变成雪白的兔子。

她今天穿的稍微红了一些,可上半身是银色的,下面才是红色的,吴映洁喜欢素淡的。

“怎了?”殷红回答道。

“没...就是突然想叫叫你。”

就是突然好害怕,我以后好像就不能和你在一起了。

吴映洁用着仙力在帮忙抬起装饰大殿的灯时,白敬亭和沈棠来了。

吴映洁并没有注意到白敬亭来了,还是沈棠的一声她才发现。

“妹妹见过姐姐。”沈棠在吴映洁旁边行了礼。

吴映洁一惊,立马喊“殷红!”因为大灯快挂好了,突然她一松就要重新来。

然后转身向白敬亭行礼“吾上。”

白敬亭摆摆手示意都起来吧。

吴映洁看着两人一直粘在一起,心又由不得自己抽痛了一下。但也是平静的一句话,

“不知吾上与妹妹来作甚?”

白敬亭皱了皱眉,难道吾就不能来看看你?

“吾来看看你不行?”

因为这一句,吴映洁为白敬亭已经失跳的心又跳动了。

沈棠没有什么表情,还是莞尔一笑,但是这笑里不知道藏着些什么东西呢。

吴映洁笑了,很温柔,让人融掉的笑容“当是可以。”

白敬亭真的很喜欢她的笑,她的一切,是沈棠比不上的,她的眼睛是有一整个星河,她的笑能融化人。

白敬亭忽然想问问,他的神后爱不爱他。

“阿海,你先回东庭。”

沈棠突然有点反应不过来,本能的问道“怎么了,敬亭?”

白敬亭没有回答,依旧看吴映洁。

殷红那边搞好了,吴映洁的性子也不是赶人走的,既然白敬亭不说,殷红开口了,

“白敬亭叫你走就走,哪来那么多废话。”

说完睁开了兔子本有的血红眸子,似暗沙琉璃。

气场全开。

沈棠被说的有些委屈,但是只能带着丝丝的怒气的转身走人。

白敬亭殊不知这只兔子如此的嚣张,赶人罢了,还直呼他的姓名,

“无忧,这只兔子,你怎么收服的,如此的嚣张。”

殷红冷哼了一声,便闭上眸子继续睡去了。

吴映洁笑道“随缘,”伸手去抚了抚在肩膀上歇息的殷红“殷红对不喜之人,便动怒。”

白敬亭到是笑了,很爽朗的笑,“哈哈哈,那她是不喜吾的小妾了?”

吴映洁还没来得及说话,殷红又开口了,

“你也知道她是小妾?无忧受的委屈你怕不是不知道。”

白敬亭顿了顿。

吴映洁皱着眉头喊了声“殷红!住...”

吴映洁还没说完,白敬亭接话了

“我知。”白敬亭看着吴映洁慌张的脸色,连眼睛闪过悲酸都看得一清二楚。

吴映洁不知道该怎么说了,手慌张的抓着衣袖,头低了下去。

殷桃站在一边看着,殷红睁开了眼睛。

白敬亭伸手去勾起吴映洁的下巴,用极其魅惑的语气说,

“你,爱不爱我。”

这一刻,吴映洁心跳又再次失了拍子。

紧张的手松开了衣袖,可是她的理智告诉她,白敬亭爱的是沈棠。

吴映洁脸上原本震惊的表情,变成了自嘲的笑,

“那吾上,有没有爱过臣妾?”

白敬亭不知道她会这样说,这样笑,一时间不知该如何。

吴映洁笑了,只不过那副笑容不是很迷人了,却是让人觉得很悲苦。

“你是吾的神后,吾还不爱?”白敬亭有点恼羞成怒。

吴映洁挣脱了白敬亭的手,说“臣妾爱吾上。”说罢便站在原处,看着白敬亭的眼睛。

吾上很好看。

“今年,神后的位,你坐。”白敬亭说完便走了。

吴映洁行礼恭送白敬亭。

布置好后,用过膳,带了会阿无,神典便开始了。

白敬亭带着沈棠进了殿,到吴映洁时,有人在下面说

“看,这就是神后,美的很呢,上神是不是没眼啊,居然喜欢一个柳玉云的...”

“唉!你别乱说,到时候被上神听见了,可不行呢!”

“啧,听说啊,此神后要被降位了呢!沈棠公主要上位了呢!”

“不可能!吴家势力庞大,降了位怕不是给白家找虐!”

吴映洁都听在了耳朵里,但是她并不想理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吴映洁要坐在神后位时,郑合哎呀一声,把她的位置坐了。

“哎呀,姐姐,我的位置被小仙弄脏了呢,妹妹不小心坐了姐姐的位置呢。”沈棠装作无辜眨着眼睛说。

她今天被吴映洁气到了。

吴映洁笑着回答“那妹妹坐就好了,本宫坐一旁就是了。”说完坐在了比神后位低一等的位置。

白敬山和吴君云看见了,两人心中一把火啊!

何月老和撒仙知也是,王鸥当然也在场,位置也是她弄湿的,她就是不想看见这个小贱人,谁知道她还顺势坐在了主子的位置上。

王鸥在九重天里,白敬山也要让个三分,更何况白敬亭?毕竟荒川的流川水能融一切东西。

白敬亭蹙着眉头看着沈棠做的一切,他也注意到吴映洁的回答了,明明很委屈的事,却毫不气愤。

“神典开始。”白敬亭站起来宣布。

随后有着许多仙子进来唱歌跳舞。

过半后,大家还在继续玩,吴映洁借着不舒服的原由出去透透风。

吴映洁到了神欢殿外的云梦池旁,殷桃也跟着时,被吴映洁赶走了,她也没有叫上王鸥,因为她不想别人看到她脆弱的一面。

脱掉了鞋子,小脚在水面上踢来踢去,就算是这样,吴映洁也开心不起来。

小脚也不想动了,慢慢的收回来,吴映洁将整个脸埋在膝盖上,慢慢的传来哭声。

“无忧...”殷红轻轻的叫了声“有...”

吴映洁打断了殷红“让我哭会...”

殷红还是说“有人来了。”

吴映洁一惊,刚想抬起头时,就被一双有力双手抱起,吴映洁一个反应就是搂住对方的脖子。

“你...”吴映洁睁大了双眼。

白敬亭怎么在这里?

“吾怎了?”白敬亭反问道。

吴映洁赶紧伸手去抹脸的泪,还没抹到便被白敬亭阻止了。

“吾都看见了,你还抹什么?”

“你你...请吾上放开臣妾!”

吴映洁挣扎着,却被白敬亭抱着根本下不来。

白敬亭把她抱到云梦池的亭子里,半蹲着帮吴映洁穿着鞋子,问她“吾问你,如此委屈的事,为何不说?”

吴映洁被他这样一问,原本不再流的眼泪,又一次流了出来,

“我应过,不争。”

可惜眼泪不争气的流。

白敬亭连沈棠都没有给她穿过鞋,吴映洁是第一个人。

“你是吾的神后,有什么委屈,说便是。”

白敬亭伸手去抹吴映洁的泪水。

吴映洁哭的梨花带雨,就算哭,她依旧很美。

白敬亭轻轻的抱住她,“吾准你说。”

吴映洁好像解开了封印一样,哭的更凶了,想挣脱白敬亭的怀抱,她知道,再抱下去她会沦陷的。

白敬亭抱的更紧了。

“吾上知道什么?吾上和妹妹天天在一起!臣妾什么都忍了,受了多大的委屈臣妾都不说,吾上现在要臣妾怎样?”吴映洁双手捶打着白敬亭的背“吾上知道吗,臣妾在生阿无的时候,很疼!”一只手捂着腹部,一脸委屈得不得了“吾上当时还和妹妹如此的快活!十日后才来问阿无姓名!吾上要臣妾如何?!”

白敬亭知道她委屈,可是不知道有多委屈。

白敬亭轻轻的吻上了吴映洁,吴映洁镇住了。

吻毕,白敬亭看着吴映洁哭红的眼睛说,“吾说过,吾会对你好的。”说完一只手摸着那张比沈棠还美的脸。

吴映洁哭的更凶了,白敬亭则抱着她,心里抽着抽着疼。

白敬亭知道,他是喜欢吴映洁的,可是他不知道怎么说。

吴映洁哭累了,在白敬亭怀里睡去,白敬亭看见怀里的人睡的安稳,便抱着她从众人的眼中回到了东庭,与吴映洁歇息在了无忧殿。

之后,白敬亭对吴映洁,白无虑着实好了很多很多,歇息在无忧殿的时间也多了,可惜,五年后,郑合又怀上了。

吴映洁和白敬亭也有过,可惜没有怀上。

有一天,吴映洁在陪沈棠散步。

“不知妹妹这次想要个男孩还是女孩。”吴映洁走着走着突然问道。

沈棠想了想,“想给念婷生个妹妹,好让她有个伴。”

吴映洁笑着道“那阿无就不是伴了吗?”

“不是呢,姐姐,妹妹只是觉得亲生的比较亲。”沈棠尴尬的笑着。

吴映洁嗯了一声。

两人走到木桥间,看着河里的游鱼细石,吹着春天该有的暖风,微风拂面,很舒服。

准备下桥时,不知为何两人一滑,桥又矮,掉小湖里了。

“啊!”吴映洁和沈棠同时大喊,摔的太突然了距离又断,根本没时间去施仙法自救。

殷桃大叫喊着“来人啊!神后娘娘和沈娘娘掉水里了!!来人啊!!”

吴映洁和沈棠被救了上来,沈棠的孩子自然是没有的救了。

吴映洁醒来时,已经是一天后了,扶着床边起来,殷桃没有立刻注意到,但是注意到时吴映洁已经自己做起来了。

“娘娘!娘娘,你现在舒服嘛?”殷桃着急的问,脸上带着不是这件事的焦虑和慌张。

吴映洁点点头“无碍,殷红呢...还有沈棠呢?”

殷桃指了指在窝里睡觉的殷红,然后有点慌张的说“沈棠娘娘,娘娘她...她孩子没了,在亭棠殿歇息。”

呵..沈棠明明也有自己的殿,为什么她却敬亭那里,我在无忧殿?吴映洁倒是吃醋,刚想说为什么,却被殷桃说的话慌了。

“沈棠娘娘比娘娘醒的早,沈棠娘娘与吾上说,是娘娘您把她推入河内,说什么娘娘您妒忌沈棠娘娘怀了第二胎,恨死了沈棠娘娘,才会发生这样的事...”殷桃脸上的焦虑,吴映洁知道为什么了。

吴映洁笑了,“哈哈哈哈哈...沈棠...还真是会玩。”

吴映洁也不是傻,这几年白敬亭对自己好过当年的沈棠,沈棠这是怕白敬亭彻底沦陷在这里,所以才不惜毁掉自己腹中的孩子,来污蔑吴映洁。

但是吴映洁还不知道,白敬亭相信谁。

吴映洁再见白敬亭时,是在神钦殿,白敬亭要求见吴映洁。

吴映洁当天穿着(等等放图)

“臣妾参见吾上。”

“起来吧,你是自然知吾叫你来,到底是为何事。”单单的一句话,吴映洁看不出来白敬亭到底相信了谁。

吴映洁倒是不温不火,“臣妾自然是知。”

“解释还是...”自首,白敬亭没有把这个词说出来。

吴映洁笑着说“臣妾,做了便说,没做便不会动。”

白敬亭明白她的意思,她是说,她做了会说出来,她才不是过街老鼠,没做,她连动都不会动。

“那阿海的话,该如何解释?”

“想必吾上还是信妹妹多点,我啊,吾上还是少接触是好,”吴映洁心痛了,他啊,还是信了沈棠,

“昏。”

白敬亭皱紧了眉头,她在说我是昏君?微怒道“你知不知你在说些甚?”

吴映洁还是不温不火,温柔的笑道“臣妾自然知。”

白敬亭闭着眼睛,想平静下来,可惜下一句令他无法再平静。

“臣妾就是不喜妹妹!可惜臣妾从未想过陷害妹妹!吾上信的是妹妹,臣妾没有办法,所以,吾上还是把臣妾休了吧!”吴映洁着实是不喜欢沈棠。

从她在白敬亭升神典时看见沈棠开始,她就不喜欢。

“你赶紧回到你的无忧殿里!这事就当没发生过!”白敬亭怒声道。白敬亭不想与吴映洁吵。

白敬亭已经爱吴映洁了,休了她这句话令白敬亭很生气。

吴映洁好笑的笑了笑,说“就当没发生过?呵..妹妹污蔑臣妾的话就能当没发生过?吾上信妹妹就宛如一把刀,剐着臣妾的血肉!”

怎么多年了,吴映洁一直不温不火的性情,在这一下,被点燃了。

白敬亭还是皱着眉头说“回你的无忧殿里,这事就没发生过!”

她居然以为吾信的是阿海?

吴映洁跪在地上,没说话也不动。

“再不回去,吾...吾就赐你鸩酒!”

鸩酒是一种苦死的毒酒。

评论(1)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