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艺兴的海肠.

你是前世未止的心跳. 仙侠/虐/笔渣/短篇

*外番
*双虐结局
*不接受任何批评
*你好这里紫菜
*剧情改了一点 不解的小可爱可以来问我哦
*借鉴甄宓

外番三.
「此番其实就是改写结局,可以说是双虐结局。」
那天,白敬亭召见吴映洁的时候,仙界的天空,下起了许久未下的大雨,这是个征兆,不好的征兆。

吴映洁进了神钦殿,走过来的每一步,很坚定,没有一丝后悔。

白敬亭看着她走进来,不知为何,白敬亭总觉得,他将会失去些什么,就好像...心里最深处的那块肉。

吴映洁走到离白敬亭还有五米远的时候,慢悠悠的跪坐在那。

“你知吾为何召见你?”

白敬亭故作不知的样子,问这吴映洁。

吴映洁点点头,“臣妾知。”

“既然知,解释还是?”

白敬亭皱眉,她怎么不向我求情?

吴映洁笑了 ,很温柔,像春风里的微风,沁人心脾,可惜,与这大殿被雨水衬托着显的很是阴沉沉,没有一丝生气。

“想必,吾上还是相信妹妹吧。”

这句话,打击着白敬亭,他觉得吴映洁这是在说,你原来从头到尾都没有信过我!

“你...你!你回到你的无忧殿里!”

他不想与吴映洁争吵。

白敬亭很不悦,难道你说一声信吾就那么难?!

“吾上之前问臣妾,到底爱不爱吾上,臣妾爱吾上,臣妾当时说的是内心话,一见钟情吧。臣妾不争不抢,已经是臣妾我...一生里最错误的选择,臣妾与吾上已经在错误上走过了半生...我不想再误会下去了。”

白敬亭不知道她会说那么多,可是,他就是想听一句吾上,你信我吧。

“现在!你给我回到你的无忧殿里!你依旧还是九重天的神后!”

吴映洁还是跪在那里不说话,难道,白敬亭真的就那么喜欢那个公主吗?连..连身后之位都要让我让给她?

白敬亭皱紧眉头,怒声呵斥道,

“你!我会派人把酒送到你面前!”

吴映洁动了动,白敬亭以为她怕了,白敬亭以为她会求他,让他好好爱她,让他好好对她,不要杀了她。

可惜,白敬亭一切都错了,吴映洁跪正了,双手并在一起,以谢礼的姿势拜给了白敬亭,

“谢吾上成全。”

她赌错了,还是沈棠赢了...

说完,吴映洁站了起来,后退了几步,便转身走了,每一步踏的很坚定,没有一丝回头的感觉。

快走到殿门时,吴映洁转身,她笑了,很温柔,依旧那么沁人心脾。

白敬亭看着她走的,其实心里抽痛抽痛,可惜他未曾说过一句话。

“白敬亭,”

“如果有来生,”

“我不愿再见到你。”

说完一个打雷劈了下来,响彻整个天空,宛如要把大地劈开一般。

吴映洁说完后,便走了,留下的只有决绝。

白敬亭在她走后,整个人失力了般倒在地上,旁边的公公连忙上前去扶住,可是,白敬亭不愿起来,眼泪尽是一滴一滴的流。

他九重天之神,他为谁流过泪?

回到殿里的吴映洁,坐在床榻上。

一阵脚步声,吴映洁她知道,她的鸩酒来了。

仙臣托着有着鸩酒的木碟,弯着腰,放在吴映洁面前。

吴映洁看了眼,嘴角有着丝丝的笑意,随后她手抬高,从衣袖里拿出已经残了的荷叶。

她慢慢的打开了它,里面装着的是有了点暗红的蜜饯,应该是放久了,不新鲜了。

这是阿无托下凡的朱雀仙买回来给吴映洁吃的。

吴映洁拿起酒杯不犹豫便喝了下去。

喝完后,她左手拿着酒杯,低头用右手拿起一颗蜜饯,笑了笑,这个笑很柔,这个笑容大概只有自己的骨肉能看得见了。

吴映洁把蜜饯拿在手上怜爱的看了好几眼才舍得把它吃入口中,慢慢的咽食着,带着那份她最后她想给她的阿无的爱。她笑着,

果然,还是阿无给我的东西最甜了。

一颗蜜饯,咽下这一世的苦与涩。

吴映洁把酒杯轻轻的放了回去。

仙臣退了下去,撒仙知冲了进来,惊恐的眸子看着退出去的仙臣,随后一个跑了进去。

服饰吴映洁的仙娘都趴在地上,低低的在哭喊“夫人...夫人...”

撒仙知睁大了眼睛,他看见吴映洁坐在床榻上,吴映洁双眼里带着决绝。

吴映洁她不想被人看到她的丑态,尽管嘴里的血控制不住的流,可她还咽了一口血下去。

吴映洁看见撒仙知进来了,伸起微微颤抖的手,从右嘴角划到左嘴角,她在提醒撒仙知,她在歃血为盟。

保阿无平安。

撒仙知脸上的惊慌的神色未曾消息,他慢慢的弯了个腰,表示我会记得的。

一阵脚步声,

“娘!娘!”

吴映洁神色一转,从决绝到惊慌,

阿无...阿无怎么来了!

吴映洁的睫毛微微颤抖,眼泪终于忍不住,流了下来。

阿无!是娘不对!是娘...不争气。

撒仙知在白无虑快要冲到来时,拉住了他,因为他应了吴映洁的血盟。

白无虑一直在绝望的喊娘,吴映洁心里一痛一痛的。

她的阿无啊...可是无价之宝啊...她可不舍得她的阿无哭啊...

吴映洁看着白无虑被撒仙知拉着出去,她笑了,笑出了这个世界上最美的笑容。

只不过,带着自嘲。

至始至终,她还是没有好好的保护好她的阿无。

阿无啊...

可能,这就是我的劫数吧...

她倒在了床榻,嘴角满是血,雪白的皮肤被鲜红的血液渲染,像是在雪地里开出的一朵花,这朵花很坚强,很决绝,从不后悔,她不跟梅花争美,她不跟夏季的花争艳,不争不抢,花中静者,可并不无忧无虑。

吴映洁她不争不抢,却是她一生最大的一个错误。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