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艺兴的海肠.

你是前世未止的心跳. 仙侠/虐/笔渣/短篇

*外番×n 应该不算 毕竟剧情不一样
*剧情与正文 前三外番 前二视角不一
*超短回忆杀
*文笔很渣
*借鉴甄宓
*不接受批评
*郑合即为沈棠 大勋即为白敬君
*可能会有错字
*剧情全改 请注意食用
*洗白沈棠

你是前世未止的心跳-外番n
「虐死的结婚.」
「剧情全改.」
「超短回忆杀.」
「文笔渣.」
「很可能会有错字emmm.」
「敬你一杯无忧酒 愿你余生比较甜.」
结婚当天。
白敬亭坐在吴映洁对面,皱了眉,低声说“让你嫁给我,受委屈了。”
吴映洁低着眸子道“公子娶我,”顿了一下,“才是觉得委屈的人吧。”
白敬亭轻笑了一下,抬起头拿起酒杯给吴映洁倒了杯酒说“你是无辜的,”停了一下又继续说“我会对你好的。”
吴映洁不知道的是,他骗了她。
两人喝了交杯酒,喝完后,不小心对视上了。
白敬亭轻咳了一声,起身道“你早些歇息吧。”
说完,便出了红房。
希望,他能说到做到吧...
-
早上,白敬亭走到后院,看见吴映洁拿着块白布在弹着琴。
走过去,拿了起来。
吴映洁吓到了,但是也有礼数的行了礼。
白敬亭看了眼,皱眉道“敬君的诗,你叫我如何对你好。”
把白布气愤的扔到吴映洁手里,便走了。
怎么了...敬君的诗...
-
到了晚上,吴映洁见外面凉的很,白敬亭也没有回来,便拿起毛大衣走出东庭,前去神钦殿。
一到了门前,吴映洁想着,她送过去了,白敬亭..他真的会对自己好吧。
这时,她抬起头来,脸上心间还是带着笑的,可是她看见了让她心痛的一目。
站在原地不动了,身后的殷桃问她怎了,她没有回答,殷桃自己抬头看了,她懂,夫人看到了每个女人不喜看到的画面。
白敬亭突然拿起沈棠的手,把手上的毛套套进沈棠的手里。
“想不到这最后一晚,居然是你陪着我。”
吴映洁很想说,她也来了啊...
吴映洁拿着大衣的手紧了紧,侧着身子跟殷桃说“咱们回去吧。”
敬亭至始至终喜欢的是沈公主...
-
沈棠还没嫁进来时,便也会在东庭歇息。
有天,吴映洁说她很希望郑合留在东庭。
“夫人,难道也希望我留下来?”沈棠小心翼翼的问道。
“你来了,我很高兴,”吴映洁的脸上的温柔仿佛眼前的人是白敬亭,“他心里很苦,”眼神却不是看着沈棠“我一直盼着有人,”这时抬眼看着沈棠“可以安慰他。”眼神里是决定。
-
吴映洁带着微笑走去庭园。
走到一半便听到“啊——公子,你可回来啦!”
她停在了庭院的楼梯前,她看见沈棠在白敬亭背后搂着他脖子在跳,看不到白敬亭的神色。
吴映洁心抽痛了一下,顿了顿,也走了下去。
“你没事就好!”沈棠的声音。
白敬亭转了过来。
这时,吴映洁看到了,他是满脸的宠溺啊。
她何时能看见白敬亭对她这样...
-
过了几天,在殿里。
吴映洁跪坐着,她眼看白敬亭就在走了去陪沈棠了,心里抽痛,一个本能扯住了白敬亭。
“公子。”
白敬亭缓缓的回头,他看见吴映洁眼里的哀求。
白敬亭慢慢的蹲了下来,叹了口气说“是不是在你心里,敬君一直都是那个好人?”
吴映洁也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问这个问题,皱着眉头看着他,但是眸子不知不觉的低了下去。
吴映洁默。
白敬亭依旧穷追不舍的问“那我呢?是什么人?”
白敬亭见她没有作答,抬起被她双手握住的手,一个用力,扯了出来。
白敬亭眼睛看向别处,吴映洁也一直低着头。
最后,白敬亭缓缓起身,离去。
吴映洁这时才抬起头来,皱眉看着他离去,等白敬亭走后,眸子还是低了下去。
在他面前,我还是不敢说啊...
-
吴映洁在白敬亭第一次赐她鸩酒时,很爽快的喝了下去。
当白敬亭冲进来很惊慌的大喊“传太医传太医!”
谁知道大臣告诉他,沈棠公主叫他们换了药。
吴映洁说“陛下,若是能解开你的心结,即是鸩酒,妾也喝了。”她笑了,那副笑容,让人很舒服。
白敬亭一把抱住她,很紧很紧。
她啊,是他的无价之宝啊。
-
白敬亭问她“难道你从来就没有爱过我吗?”苦笑的看着吴映洁。
吴映洁觉得好笑,难道她爱不爱他,他不知道吗?同样的苦笑,她反问到“那陛下呢,你爱过我吗?”
白敬亭突然有点着急了,“父王把你嫁给我。是因为他知道敬君喜欢你,你也能为九重天效力,他是希望敬君恨我,”突然很凶的说“好跟我来争上神之位!”
吴映洁突然抬起头来,一脸不敢置信的样子看着白敬亭,眼里满是泪光,她身子突然往前倾,然后好像失了重心的样子往旁边倒,手及时扶了扶地板,才没有跌地。
原来,这一切,我都只是个棋子...
-
“我不想与你恩怨相对,”
吴映洁满眼泪光,皱着眉头看着白敬亭。
白敬亭脸上写满了怒气,“我想你生生世世,不得好死!”
突然外面响起来很大的雷声,像是一把刀,插进吴映洁的心里,吴映洁她觉得,她好痛...好痛...
“赐鸩酒!”
“妾..遵旨。”
走到殿前,她忽然回头,笑了,很温柔很沁人心脾,
“白敬亭,”
白敬亭眼里的泪已经流出,气愤的举起手指向吴映洁,气的大口呼吸。
“如果有来生,我不愿意再见到你。”
又想起一个大雷。
白敬亭突然觉得心里有块地方空了,然后导致他好痛..好痛。
之后,吴映洁没有给白敬亭多一个眼神,扭头就快步走出了神钦殿。
每一步啊...坚定得很。
-
白敬亭看到她最后的样子,
红衣被大风吹的飘起来,长长的头发随风飘荡,每一步的步伐很坚定,没有丝毫后悔。
她的红衣与这座被大雨衬托的阴沉沉的大殿格格不入,就好像她在白敬亭的世界里,也是格格不入。
他可是很记得,吴映洁喜素,向来不爱红,她一生用红的时间,怕不是只有,
与他结婚时,
被他赐两次鸩酒时...
-
敬你一杯无忧酒 愿你余生比较甜.

评论(4)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