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艺兴的海肠.

不在. 短篇/be(伪he?

梁湾第一次见到张日山是在医院,梁湾当时觉得自己是不是走狗屎运了遇到这种多金又帅的人,只不过她觉得这种男人不可能再联系自己第二次了。

直到第二次张日山再来找她时,她觉得这辈子可能真的栽这个男人手里了吧。

可是第三次,张日山送她回家的时候,梁湾背上的纹身因为自己发烧而导致身体温度上升显示出来,梁湾也估摸着张日山看到了什么。

梁湾去新月饭店找张日山说这件事,罗雀也知道梁湾,所以将她带到了张日山的办公室门前。但是在她要推门进去的时候,她听到了一个女声说话。

“既然你知道梁湾是汪家人了,而且还是个弃婴,你要杀了她吗?”

随后张日山很快回答“弃婴,对汪家没有任何盈利我为何要杀?而且,尹老板不是说不过问九门的事么?”

“你是张家,住在我新月饭店,你有事我新月饭店也会有事,别忘了,汪家一个子还在对整个九门都存在威胁。”

“知道,要不然吴三省为什么让吴邪学齐羽。”

“那你杀还是不杀?”

张日山停顿了一下,梁湾听到了翻书页的声音“先去古潼今,找到吴邪。”

“张日山!你分明就是不想杀!你动心了!”

“我...没有。”

梁湾听到这里眼泪没有征兆的流了下来,滴在安静的走廊地板上,张日山出于是张家人,这点声音还是听到了。

张日山皱眉“谁在外面?”

梁湾拔腿就跑,罗雀守在外面也感到莫名其妙,但是发现自己也没有义务去追梁湾问清楚到底怎么回事,所以踏出去的半步缩了回来,随后就是张日山的唤自己名字的声音。

罗雀走了进去,先是给了自己前任老板尹南风点了个头,然后等着张日山发令。

“刚刚谁在外面?”张日山喝了口茶问,那些话要是被不该听的人听到,那就很糟糕了。

“是梁小姐。”

张日山原本毫不在意的神情突然紧绷起来,抓起衣服就往外走,也不管尹南风在后面大声喊什么要是跑了你明天不用住新月饭店了。

梁湾跑出了新月饭店后,失魂落魄的走在大街上,满脑子里都是他们的对话,她知道了,她是被张日山利用的棋子而已,上次霍有雪的事情也只是做做样子,利用自己把找他麻烦的人赶走罢了。

北京的冬天很难看见晴天,唯独今天是晴天。

梁湾这种女孩子就喜欢休假的时候窝在家里看小说追剧狗爱豆,三十岁左右但是却活的像个20来岁刚出社会的小丫头片子。

梁湾不知不觉走到小区附近的公园里,随意的走到一个靠墙的石凳上坐着。

梁湾挨在墙上仰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平时因为冬天的冷冰冰而导致公园几乎没人,现在因为晴天有些家长带着孩子出来走动,甚至还有一些小情侣走在一起开怀大笑互相取取暖。

嘈杂的声音吸引住了梁湾的注意力,偏偏还看到这种场景,鼻子也不知不觉的酸了,这个场景,前几天张日山给她披了衣服呀…

梁湾穿的也不多,单薄的打底内衣毛衣一件宽大的羽绒外套,为了去见张日山问事情也还顾虑着好不好的梁湾穿了裙子,秋季长袜,露出大腿一部分,一双小黑皮鞋也不能保点温

张日山跑了出来后,整个人都是傻的,因为他根本不知道该去哪里找梁湾,只好打了电话让人去找了,自己也先去梁湾家里看看。

只不过一找就是三个小时。

晚上七点。

梁湾依旧在公园里面,仰着头看着渐渐变黑的天空,晚上的天空也难得少云,几颗星星冒出了头来。

“张日山...”

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就先坐着吧。

北京的晚上越来越冷,就穿了几件的梁湾,受不了多久整个人挨在墙上闭上眼睛了。

梁湾想,睡会吧,睡会就回家。

张日山找到梁湾的时候,是第二天中午了,不是他的手下告诉他的,而是新闻告诉他的。

再次见面时,在医院的停尸房。

什么话也没有说,却让张日山后悔了一辈子。

两百年后,吴邪什么的都已经不在了,剩下九门协会那个老不死的张会长了。

张日山看着一个接着一个的在他面前被埋入土中或焚成了灰,他内心也没有一丝感慨。

他唯一感慨的是,为什么两百年了,湾湾连梦都没有给他托一个。

张日山把九门协会交给了一个张家人,告诉他一定要管辖好,还说了句什么如果遇到真的很心动的人的话,无论她是谁是什么身份,就追吧。

随后没过多久,张日山处理好所有东西,抱起放在屋里子阳光最好的地方上的玉才盒子拿起行李去了机场。

三年里,张日山去遍了世界,最终到了阿尔卑斯山上,他对着盒子说

“湾湾,那么多年了,梦你都不给我托一个,你始终都没有原谅我,但是我活的太久了,太孤独了,我现在就去找你。”

评论(23)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