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艺兴的海肠.

甜核 短篇/he

梁山

引子

梁湾因为从现实世界穿越到了安城,不小心落在皇上正在洗玩的池子里,随后被王爷所救。

谁知皇上喜欢上了梁湾,虽然之前老把她关进大牢。

之后皇上便强行将梁湾招进宫内。
-
晨曦高照,雾霭缭绕。
今天的安城小雨淅淅,打湿了绿叶,绿叶上沾满晶莹雨水宛如得到了新生般的油绿。
空中弥漫着雨过后的新鲜空气,还夹着丝丝的雾气,使整个安城神秘莫测。
梁湾自从被召进宫后整天闷闷不乐的而且连一个名分都没有,听说只是一个被皇上赏识的姑娘罢了,梁湾倒是想念王爷府,貌似是宫里没有张府的床被舒服,或者好玩?还是梁湾那份早已萌发的情感...
今天梁湾起的很早,坐在庭院里喝着自称为茶的白开水,眼神涣散歪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手中的杯子里的水差一点就要倒到自己身上的衣服去了也没有注意到手中的杯子里的水差一点就要倒到自己身上的衣服去了也没有注意到。
“小姐姐。”
黎簇打算去找黎沈的路上,看见梁湾坐在庭院里发呆,毫无生气,便上前去问。
梁湾缓缓的回神,看了眼杯子拿正了再看着黎簇慢吞吞的回了句“嗯。”
黎簇坐了下来,见她慢吞吞的语气意识到她的心不在焉,伸手去戳了戳她的脸,见她蹙眉挥手准备回打他便笑嘻嘻得躲开边开口道“哈哈,怎么啦,心也不在,神也不在,有什么事跟我讲啊。”
梁湾瞪了他一眼,然后抿了抿嘴听到他这句话便没有经大脑的说出来“想王爷了。”
黎簇以为是他哥的事情,因为他想了想最近黎沈好像跟她吵了一架,然后又没有理她,谁知道梁湾一开口就是敬王张日山,人都说开口快准是脑子里想的事情,绝非借口,这下子,黎簇觉得自己哥凉了。
梁湾还没有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还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黎簇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想为自己哥哥争取个机会,便小心翼翼的问“那我哥呢?”
梁湾被这突如其来的问有点发懵,关黎沈什么事...“想他干嘛。”
黎簇只好败下来,低头玩弄着茶杯装着不经意随口一提的样子说“敬王最近要进宫咯..”说罢还嘟起小嘴,替自己哥不甘心。
梁湾听见敬王两个字就眼睛发亮,回想起进宫后的日子不是天天跟黎沈吵架黎簇打闹就是无所事事,然后觉得还是跟着王爷好,王爷呢会给我镯子呢!
“真的啊!什么时候?”
黎簇哪知道她会有那么大反应刚拿起的杯子一个甩手甩到桌子上,叹了口气拿起杯子放好,看着她“今天吧,找哥有...”
黎簇话还没说完梁湾就起身跑了。
黎簇有点烦躁...
-
xx殿.(皇上住的地方)
张日山端起一杯茶轻轻吹了吹随后抿了一口茶,“皇侄已稳江山,兵权也已有,是时候谈婚论嫁了,不知皇侄是否有意中人啊?”定眼看向黎沈,语气倒是云淡风轻。
黎沈不知道张日山这次来是问他这个问题,吞了吞口水紧张的敲着茶几,张日山知道的,他喜欢梁湾。
“你知道的,皇叔。”
张日山拿着茶杯的手一顿,眸子里尽是笑意,嘴角一勾“哦?我知道?”一副皇侄的心思我怎么知道呢。
黎沈皱眉看向一脸笑意的张日山,低下声音“皇叔不会不知道的。”随后装作什么都没有的样子喝了口茶。
张日山很满意听到这个回答,放下茶杯明亮的声音响起“那想必,皇侄也知皇叔我意中人是谁。”
“朕自然是知,皇叔这是想和朕抢妃...”
黎沈还没说完话,一个推门声和梅大人捏着嗓子喊的声音打断了。
“诶!梁姑娘梁姑娘!别!”梅大人眼看梁湾推开了门,随即就是一声熟悉的叹息声。
张日山抬眸看见一个粉红的身影窜过掩扇一脸兴奋的冲向自己。
“王爷!”梁湾一个起身跳跃扑到张日山的怀里,双手环住张日山的腰际,软软的喊着。
张日山毫不掩盖的笑出了声,抬手揉了揉怀里人儿的头顶,然后遭到了怀里的人的闷哼,眼角的笑意更浓了。
梅大人弓着腰愁眉苦脸的唉声叹气道“皇上,王爷,是小的没看好梁姑娘,是小的...”
“没事,退下吧。”张日山抬头打断梅大人并命令梅大人退下吧,完全将黎沈忽略了。
见梅大人退下后,看了眼黎沈,再低头看向梁湾“怎么了,湾湾。”语气含着得宠溺太多太多。
梁湾抬起头来,眼睛闪着金光笑嘻嘻道“王爷,什么时候带我出宫玩啊。”说完还瞪了一眼黎沈,带着愤怒。
黎沈原本就被这句话刺激了,刚刚梁湾还瞪了他一眼,这下子火气就来了,“梁湾你什么意思?”
张日山还想开口问黎沈什么时候放了他家小朋友,现在当着他的面发火还真的是有点为难他张日山了呢。
“皇侄?”
黎沈斜眼看了眼张日山,他现在兵权是拿回来了,可是明眼人都懂,兵还是听张日山的。
王嘉宇低下眸子来,但还是看着吴映洁。
张日山伸手搂住怀里因为衣料光滑而要滑下去的人儿,笑道“不知皇侄何时放了我家小朋友。”
梁湾也跟着应道“就是就是!什么时候放了我,无聊死了。”也不知道梁湾有没有听到我家小朋友这几个字眼。
黎沈坐直了,眯着眼睛看着眼前的两个人,口吻尽量压着怒气,“不知道。”
梁湾就知道眼前这个不讲理的人不会轻易的放自己走,一个脱口台湾腔“哦?你这个人哦!怎么那么不讲理哦,天天不是跟我吵架就是把我关进大牢,我开心吗?”梁湾抱住张日山的手更紧了,嘟着小嘴说话。
黎沈闭上眼睛皱了眉深吸了口气,再吐出来瞪着梁湾说“嗯?那我让皇叔进宫陪你啊?”
梁湾听见这句话就开心,“那行!咱以后的事一笔勾销!不计往日咱还是好兄弟!”说吧笑嘻嘻的抬头看向张日山。
黎沈真的是被自己这句话打败了,咬紧嘴唇想把梁湾关进大牢但是又没有理由所以只能忍,“那皇叔带好你家舞姬。”
张日山点头,轻轻拍了拍怀里的人儿的腰际“走啦,湾湾。”
黎沈握紧了拳头,看着他们出去没有说什么,只是觉得他一直以来好像都做错了。
梁湾挽着张日山的手出了xx殿,哼着小曲儿,别提多高兴了。
“王爷,你什么时候陪我玩啊。”
“你想什么时候,我就什么时候。”
“好啊,咱出宫去玩吧!”
“好。”
-
早晨的安城空气中弥漫着露水的气息夹着丝丝的雾气,街边的小贩也早已出来摆摊,琳琅满目的商品还真的不知道该买什么。
小湖中的鱼群成群结队的躲避在湖中的划船贩卖商品的小贩,时不时那儿窜一下,那儿躲一下,让捕鱼的渔民不知该如何是好。
桥边柳树的枝条上还带着昨晚绵绵细雨留下来的遗芳,使已年过半百的柳树再次披上鲜艳的衣服,比新幺的柳树还细嫩。
一阵清风吹过来,微风拂面属于春天的气息迎面而来,让昏沉沉的早上更加精神,更加生气。
梁湾拿着一串糖葫芦,蹲在船边伸手去挑逗路过的鱼儿,碰到鱼会露出孩儿般的嬉笑声。
张日山和罗雀坐在船的中间,看着眼前的人儿玩的不亦乐乎,都不自觉的笑了笑。
梁湾想必是在宫中憋久了,所以才那么开心。
张日山抬头一望,空中的太阳没有了云的遮挡,肆意的挥洒在大地上,火辣辣的阳光照射在梁湾的背部上。
张日山拿起身边的一把油纸伞,轻轻起身渡步到梁湾身后,慢条斯理的打开油纸伞,不让太阳照到梁湾。
梁湾突然觉得身后没有了太阳的火辣,嗅到了一阵熟悉的味道,随即扬起眉毛咧开嘴笑软软得开口“王爷!”手上的动作并没有停下来,另外左手吃着糖葫芦,至于右手嘛,还没玩够呢。
张日山被这句王爷撩动了心,就好像一颗糖在他血液里,已经融化在一起。
张日山 轻咳了一下,以缓染上耳朵的红晕“太阳那么大,不怕中暑吗,湾湾?”
“有王爷在不就好了嘛。”
这下子张日山正常节奏的心跳失了一拍
张日山稳着心中激动的情绪,口吻尽量让别人觉得自己很平静“湾湾...饿了吗?我们上岸去吃东西吧。”仿佛没有看到梁湾手上的糖葫芦。
张日山听见吃的眼睛闪闪发光,一个扭头笑嘻嘻的看着张日山,然后瞬间站了起来。
可是,因为蹲太久导致腿麻,一瞬间又站不稳了。
张日山眼见眼前的人儿面部表情立马换了一副要死的表情身体又摇摇欲坠,意识到梁湾要掉下去了,思想还在想要怎么做,身体却快了一步,抱住了梁湾。
罗雀着急的站了起来,急了瞪直了眼睛“王爷!梁姑娘!”
梁湾以为自己要掉下水了,已经做好了准备湿身了谁知道张日山抱住了她。
梁湾双手紧紧的拽住了张日山胸前的衣襟,闭着双眼,表情比要上战场打仗的兵还视死如归。
“没事了湾湾。”张日山第一时间去安慰梁湾,低头一看,小姑娘死拽着自己的衣服,根本没有松开的意思,虽然有着刚刚的惊险和担心,但是梁湾这样子,不由得让张日山心情大好。
梁湾慢慢的睁开了一只眼睛看了看四周然后松开了拽着张日山衣服的手,拍了拍衣服确认自己没有湿之后松了口气,可是觉得自己的手空空的,再看地上一脸生无可恋。
张日山见小姑娘松开自己后庆幸自己没有掉水里,可是之后就没声了,看了眼梁湾,发现她在看地上便顺着她的眼光看下去。
噗嗤...小姑娘为了一个糖葫芦郁闷呢。
“噗嗤...”张日山忍不住的笑了出来。
梁湾一个猛的抬头,戚眉瞅着比自己高一个头加一个半头的张日山,“笑什么呢?!”
张日山伸手去捏了捏怀里的人的脸“饿吗?”
梁湾刚想回驳他捏她脸的手,听到这句话眼睛亮了亮“糖人!”
张日山勾起嘴角宠溺的笑了,“先上岸吧。”
梁湾蹦蹦跳跳的上了岸。
罗雀拍打着扇子笑意满满道“看来,王妃有人了啊。”
张日山挑眉转过身子看向罗雀,“就你聪明。”说罢调头走人顺走了一把油纸伞。
“诶!王爷你刚刚还不是好声好气的说话嘛!怎么现在对我那么没脾气呀!小心我告诉梁姑娘!”罗雀真的是习惯了张日山这个样子,平时腹黑,对个别人却是很温柔。至于自己嘛...发小,爱咋怼就咋怼,完全不带放水的。
-
在一旁的小贩抿嘴无奈的样子看向梁湾,问道“姑娘你的人什么时候来啊?”
梁湾抬头,委屈巴巴的说“很快!真的!你等等嘛...”
小贩便不好意思的开口了,和她站在太阳底下愣嗮着。
张日山上了岸看见梁湾在一家糖葫芦小贩旁,嘟着嘴绞着手指眼光里散发着好要想和精光,可是看她手的动作便知道她身上没有钱。
张日山打开了伞漫步走到吴映洁身边,“不晒吗,湾湾。”
梁湾应该第一个反应应该是说不晒的,但是由于爱葫芦心切脱口而出“糖葫芦!王爷!”指着小贩手里的糖葫芦。
张日山宠溺的笑了笑,从衣袖里拿出几个银两递给了小贩,拿了一串看起来的最大糖最多的糖葫芦,递给了梁湾。
梁湾开心的笑到那双令人喜爱的眼睛都看不见了。
拿到钱的糖葫芦小贩后向张日山投去了几个感激的眼光,随后拿起插着糖葫芦的棍走向阴凉的地方。
-
两人手牵手的走在街上,郎才女貌被投来很多羡慕的眼光,至于张日山,总有很多姑娘一直盯着不放,梁湾不免皱了眉。
张日山倒是没有生气,看见被自己牵着的人儿有点生气心情更好了。
-
张日山和梁湾走到一档糖人小车前,梁湾一下子就看见那只社会猪。
“那只!粉红色,长得像哨子的猪!”
糖人小哥有点为难的笑了笑“姑娘,我们没有粉红色。”
“反正长得像哨子就行!”
“好嘞!给你拿着都特带劲特拉风!”
随后,梁湾满意的拿着这只猪继续跟张日山逛。
-
晚上
-
张日山和梁湾看天色不早了,打算回宫吃饭。
“湾湾,我们去镜月湖吃饭?”张日山他们在皇宫里走着。
梁湾吃着手中的炒栗子,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说什么,反正那像小鸡啄米一样的点头,张日山就知道她答应了。
“那你先去,我去叫一下后膳。”
梁湾嗯嗯了两声,便和张日山分开前往镜月湖了。
-
半个时辰过去了,梁湾坐在亭子里该吃的都吃完了,可张日山还没有来。
-
张日山领着做好饭菜的下人急匆匆的走向镜月湖。
-
一来到镜月湖前,就看湖中亭子里那个小身影在不安分的动着,因为手中的东西已经去到她的肚子里,原本就喊着饿,没有东西吃更饿。
张日山真的遇到梁湾的一切,都会笑的很宠溺,比任何人的还要多得多。
-
“湾湾,对不起,来晚了。”张日山快步走到亭里,有点不好意思的语气。
梁湾折腾得有点累,所以趴在了桌子上,听见张日山的声音便咻的一下抬起了头,好看的眼睛里有着一层雾,嘟着嘴“怎么才来呀...”委屈巴巴的。
张日山把语气低到不能再低“对不起...”
梁湾也不好意思这样下去,所以选择转移话题“没...没事,能吃了吗?”她的小鬼头已经看见张日山身后那些下人拿着的饭菜了,其实心里已经流满地口水了。
张日山这下次才想起来,“啊..对!上菜,快。”指挥着下人。
梁湾看着一盘接着一盘的美食被下人端上去桌子上,不知觉的用衣袖抹了抹嘴角。
张日山被这一幕逗笑了“噗嗤...”
梁湾眼珠子滚动一圈,最后滑到右边看着张日山,发现自己不知觉的抹了抹嘴角,就知道他在笑自己,哼唧了一声“哼!不准笑!”
张日山伸手去摸着她的头说“好,不笑,我们快吃饭吧。”
梁湾嘟着嘴装傲娇不看他,小碎步走到桌子前轻轻的坐下拿起筷子自己吃了起来。
张日山摇摇头无奈的笑了,他喜欢的小丫头怎么那么可爱呢...
挥挥手让下人退下去,张日山坐在梁湾旁边拿起筷子给梁湾夹菜。
梁湾笑眯眯的向张日山道谢。
这个晚上,安城到处飘着恋爱的酸臭味。
-
“还是有待考察么?”
“不了,会长夫人。”
-

评论(8)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