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艺兴的海肠.

南风知我意 吹梦到西洲 be/长/完结

ooc属于我
诗句是哪个朝代不重要
重要的是铺垫

bgm推荐阿杰和清弄的叙世
-

宫里都在说,梁山殿里的皇后要是当年没有入宫,那她就不会过的那么苦了。

-

“湾儿呀,今年就是你䈂礼了,咱们要入宫了。”

被唤为湾儿的姑娘在梳妆台前被奶娘梳妆着,姑娘脸上藏不住欣喜与激动,没有一点是平常人家的闺女不想进宫的心情。

“奶娘你说,宫里有什么东西呀?”

奶娘梳着梁湾的头笑眯眯随和道“宫里呀,其实也没有什么,相比之下,外面好玩多了。”语气里透露着惋惜的意思。

梁湾终究还是个刚成年的孩子,见的世面没有奶娘的多,所以那惋惜的意思梁湾并没有感觉道。

所谓年轻气盛,梁湾转过身去抱住奶娘的手认真道“那我就要去将宫里变的很有趣!”眼睛里闪烁着光芒,没法让人拒绝。

奶娘放下梳子打笑道“好,但是我们湾儿,平平安安快快乐乐过一辈子就好了。”拍拍梁湾的小脑袋。

梁湾装作生气的撒了个娇,见奶娘还是像小时候一样哄了自己几句就抱住奶娘说“奶娘,你会随我进宫么?”

奶娘脸上的笑显得为难些“湾儿,奶娘年纪大了,不适合了,夫人说让我在府里过完晚年就行了。”

梁湾叹了口气,应道“好吧,我先去娘那啦。”眸子里有着失落也有着无奈。

“去吧去吧。”

梁湾不知道的是,她走后奶娘看着屋里的一切,悄然无声的落下了眼泪。

因为她知道,这一入宫啊,那便是万丈深渊。

-

梁湾在府里行了礼之后,那就被送去宫里了。

梁康是元金朝的开国功臣之一,自然是被先皇看重的,让梁湾进宫也是先皇的意思,但先皇没有保她以后在宫里能否过的开心。

-

在轿子上的梁湾按耐不住激动的心情,悄悄打开窗帘想看一路上的各种景色却被接她进宫的公公说道“我劝梁姑娘还是坐回去吧,这样有失礼数。”

梁湾只好乖乖的点点头放下被自己撩起来的窗帘坐回去,看着红色的轿子布发呆。

-

大概小半个时辰后到了宫里。

梁湾下了轿子便看到许多女子都站在一旁低声而谈,梁湾知道自己从来都不是礼数周全的人,眼前那么多文绉绉的女子顿时感到自己是不是有点太过失礼了。

好在梁湾还站在原地的时候,一个声音让她回了头。

“小心!”

梁湾回头看见一只兔子往自己身上撞,对面女子脸上惊慌的神色梁湾还没看清楚,就被兔子撞到了,不免踉跄了一下。

“失礼了失礼了,您没事吧。”女子上前抱起兔子并问梁湾道。

这点声音不免引附近的进宫选秀的女子看过来,女子看了看四周,露出了一丝难堪。

这下子周围叽叽喳喳的讨论声按时发出。

梁湾生来便是活蹦乱跳,这种小事她无所谓,但是换做其他姑娘,这下可不好说了,对周围不好听的声音走了眉头。

“没事没事,你的兔子好可爱呢!叫什么名字呀?”梁湾拍了拍自己的衣袖。

女子见梁湾没事送了一口大气,莞尔道“孽畜叫璇玑。”

梁湾上前去摸了摸这只兔子并介绍道“我叫梁湾,你可以叫我湾儿,你叫什么呀?”

女子第一次见如此开放的人,笑了笑道“贱姓尹,贱名南风。”

“南风,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好名字!”梁湾笑嘻嘻的看着眼前的人,生的倒是文静淑女了点,名字也如此有诗意,梁湾真的很喜欢呢。

尹南风也道出了一句诗句“一树桃花,向人独笑;颓垣短短,曲水湾湾,大典要开始了,湾儿我们先进去吧。”

梁湾应了声好便和尹南风一起跟着公公走了。

-

“待会皇上会经过,如果这时被上看的小主便是万幸了,好好表现吧。”

没说完多久,一句皇上驾到打破了宁静。

所有的秀女都蹲在凝山殿前,个个都不敢抬头看一眼那黄色的轿子上的天骄之子。

梁湾进宫前便被家里人说不可抬头,说什么还有诛九族的罪,这下子梁湾就怂了,之前说一定要抬头看一眼的念头瞬间烟消云散。

身旁的尹南风则是没有梁湾那么焉,一直很安静的跪着没抬头看,连呼吸声都是很小声的。

等到梁湾觉得自己要跪死在这里了,公公才宣布说进殿里等太后和皇上选秀。

梁湾费了好大的力气才站起来,因为在府里时根本就没有试过保持一个动作那么久,一脸疲惫的样子在一群秀女格外的明显。

梁湾悄悄扭过头去看尹南风,发现她完全是没有变的,仿佛没有跪过一样,呼吸平稳,走姿没有问题。

梁湾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太娇气了。

-

等公公带所有秀女进殿之后,梁湾没有感叹殿里有多么漂亮和那些娘娘有多么美,而是心里哀怨为什么还要跪。

梁湾任命的跪了下来后,小声的吐槽了一句“什么屁礼数。”

但她目睹了皇上的容颜,是真的很好看。

-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先皇的原因,梁湾很快就和皇上有了接触。

-

“皇上要去骑马也不叫臣妾?”梁湾驾着马去到张日山面前,“臣妾虽然是女子,马术可不比你们男人差!皇上可敢与臣妾比试一下?“

周围不免引起骚动“她怎敢冲撞皇上!”

张日吗挑了挑眉勾起嘴唇道“嗯?输了可不要向梁大臣喊朕欺负你。”

-

“皇上赐梁贵妃珍宝二十件,锦衣十三套...”

大元梁山城,后妃女子繁花似锦花开花落,十七岁的梁湾便成了整个后宫最得宠的女人。

“啧啧,皇上对小主日日赏赐,荣宠无双。”

“这三宫六院哪个比得了呀,我们呀,跟着小主就是万幸咯…”

梁湾听着这些话,脸上的笑根本停不了,梁湾回想起奶娘的神色与话,梁湾觉得宫里好像比外面更好玩呢,也没有什么不好的。

-

宫里所有人都怕得罪皇上,但梁湾不怕,每天日山日山的撒着娇,所以她成了后宫最有权的人。

-

在梁湾的十九岁那年,张日山封了她为皇后。

梁湾觉得张日山终于是自己的人了,后宫里面没有一个人可以抢得过她。

可是她忽视了一个人,尹南风。

在她觉得天天都可以和张日山在一起的美好幻想里,她突然失去了一切。

-

后宫佳丽三千,可皇上终究不是梁湾她一人的。

“一更了,娘娘,您也早些休息吧。”

梁湾没有理会乐意的的话,坐在小院里问“乐意,皇上今天翻的是谁的牌子?”

“回娘娘,没听敬事房说翻了谁的牌子,只是....听说皇上刚刚去了尹贵妃那。”

天空上没有什么云,柔和的月色照落在梁湾身上,天上的星星点点在闪着。

梁湾抿嘴笑了笑,将发式脱了下来的长发随意的披在肩上,谈粉色的衣裳将梁湾的身材衬托出来,她轻轻的叹了口气淡淡道“不碍事,兴许只是去瞧瞧妹妹,毕竟昨日妹妹落水受了凉....”

尹贵妃也甚得皇上宠爱,更深露重,君王今夜栖何处?

“乐意你先回去休息吧,我再等等便是了。”

不知道是不是宫里的原因还是皇上说梁湾礼数不周全却又惯着梁湾,但梁湾也因为皇上说她礼数不周全而去学习了礼数,她现在啊…

-

不久后,梁湾便有了身孕,张日山很高兴,送了许多珍宝锦衣给梁湾。荣宠盛极一时。

-

“乐意,你瞧这件小衣好不好看?”梁湾手里拿着一件女孩的衣服左看看右看看。

乐意轻笑道“很好看,娘娘。”

梁湾也不知道是不是听到乐意的回答反正她很高兴脸上全是柔情“真想早点看到孩子的模样,你猜有几分像我有几分像日山?”

-

其他妃子们个个都对梁湾百般逢迎。

“恭喜姐姐。”

“孩子一定很可爱。”

“妹妹道喜了。”

梁湾没有忘的是这是后宫,如同茫茫森林般野兽出没的后宫,尽管自己是皇后,也会有人陷害。

-

“娘娘,尹贵妃遣人送来了安胎药。”

梁湾笑着道了谢,拿着安胎药就慢慢咽了下去。

但是,它终究是来了。

“娘娘你怎么了?!快传太医!”

梁湾深知宫里没有什么孩子和怀着孩子的妃子,她很害怕她被加害,很多妃子送来的东西她豆没有怎么用,但唯独让她放心的尹南风,却害了她。

梁湾她终究没有保护好自己的孩子。

“宫中的女人好狠。”

她的孩子没了。

-

张日山知道了这件事后,下了早朝便匆匆赶来,他安慰道“湾儿,南风应该是无心的,孩子...还会有的。”

梁湾百般诉苦,但张日山已经没有将尹南风赐罚。

这是梁湾第一次感到无力。

-

往后的日子里,张日山陪尹南风的数日越来越多,梁湾经过自己怀胎那事后,便安静了许多,处理后宫的事也没有了之前的散漫,更是严厉了。

她想过找尹南风谈谈,但是她不敢,毕竟现在后宫里最得宠的是她。

-

两年后,奶娘老死,梁湾出了宫去见奶娘最后一面。

-

三年大选,新秀进宫。

宫里又来了不少貌美如花的女子。

三年里张日山对梁湾忽冷忽热,对尹南风也差不多,三年里最得宠的大概还是尹南风吧。

作为皇后的梁湾,自然是要提前来看一下的。

谁知道她看到了这一幕。

-

一个女子不小心被撞了,也是打着哈哈过去了,梁湾觉得啊那些年少不通事故的女子,正如她当年。

-

新秀进宫的不久之后,尹南风怀上了孩子。

梁湾什么都没有带过去道喜,她有想过去害死她的孩子,但是想了想何必去将一条人命陷害呢…

-

张日山赐了许多珍宝与衣锦给尹南风,比皇后还要多得多。

梁湾从没有见过张日山那么宠爱一个女人,自己也未尝试过,怀有身孕的时候也没有。

-

今儿个又是尹南风陪着张日山,连续七夜了,换做之前总有一两夜是陪着梁湾的。

曾经凤鸾秋恩车晃着悦耳的铜铃天天为载梁湾而来,可如今里面却是梁湾一直以为是好姐妹的尹南风。

“叮铃...叮铃...”

-

有日,梁湾邀请许多妃子们在花园赏花。

她看见尹南风是张日山抱着她来的,临走前还说小心我们的孩子,我可是很期待他叫我父皇的。说完还吻了吻尹南风的额头。

众妃子都立马过去拍马屁,他们没有注意到的是,梁湾让乐意扶着回了梁山殿。

-

那日后,梁湾听闻尹南风脚打滑摔倒在地不小心将孩子摔没了,而且张日山整夜没睡的陪着她。

“那,南风她没事吧?”

梁湾有点希望她的孩子摔没。

“回娘娘,尹贵妃只是手臂扭伤。”乐意知道梁湾在想什么,她跟着梁湾是从梁湾被封为贵妃的时候,一眨眼那么多年过去了,她目睹了梁湾是怎么从爱闹礼数不周到文静礼数周全的样子。

乐意很心疼梁湾“娘娘,我听闻最近有个戏班子进了宫,正在花园里耍...”

梁湾起身拿着身边那个自己刚在后厨做的小食的盒子打断乐意说“我们去看看皇上吧。”

乐意还目睹了梁湾是如何从撒娇的叫着日山到卑微怕惹张日山生气不宠自己的叫皇上的过程。

乐意知道,梁湾这是心疼张日山没有睡觉。

-

御书房门外.

“李公公,麻烦通报一下,皇后娘娘拿了些小食过来看望皇上。”

李公公神色为难的说“这......这会子尹贵妃在里头呢。”

梁湾充满希望的眸子又灰了下去,柔和道“无妨,本宫在这等着。”说吧跪在地上等着。

那日,太阳很大。

宫里的人都看的很清楚,这个梁皇后,从大大咧咧变成文绉绉成熟的样子。

两个时辰过去了,梁湾觉得几年前选秀得跪拜也没有多累。

李公公看着两个时辰过去了,忍不住和梁湾说

“娘娘还是别等了,皇上晚上准备去尹贵人那......”

梁湾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心就像是被针扎了一样的心痛,“乐意,你去把小食给李公公,让李公公送去给皇上。”

乐意应了句是,站起来拿起盒子就递给李公公。

“李公公,你和皇上说,这是我自己在后厨做的小食,帮臣妾试一试好不好吃吧。”说吧伸手让乐意扶自己起来。

起来的时候还差点倒下去,梁湾扶着额头说了句没事便让乐意扶着走了。

李公公摇了摇头谈了声气。

-

回到自己的殿里,梁湾觉得自己吃不下饭了便喝了几口汤便叫人退了下去,脱了衣服在欲池里沐浴。

梁湾突然觉得自己头晕晕的,不过几秒便头倒在欲池边晕了过去。

乐意看着时间半个时辰过去了,便着急的说“娘娘!娘娘!你没事吧?”乐意没听到声音说了句对不起就进去一看梁湾晕在一旁。

“快传御医!快传御医!”

那天梁湾中暑了。

隔天早上醒来的时候,梁湾还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开口第一句就是“乐意,李公公有说皇上的事么?”

她不知道的是张日山在一旁。

昨晚张日山在尹南风殿里用膳时听见这件事就立马过来梁山殿里,然后梁湾晕了多久他就在一边守了多久。

许多人来劝他回去歇息吧,张日山说等湾儿醒了再说。

尹南风也来劝了劝,也没有劝动。

“说朕什么事?”

梁湾一听是张日山的声音,便立马坐起来然后跪着说“臣妾给皇上请安了。”

“朕问你话。”

“臣妾...臣妾昨日给皇上做了点小食托李公公送去给皇上…臣妾就想知道皇上觉不觉得好吃。”梁湾抬眼瞄了眼张日山和乐意,见乐意低着头看向自己。

张日山起身去抱住了梁湾“好吃,湾儿做什么都好吃。”

梁湾觉得这是梦吧,张日山孤了自己那么久,他终于抱自己了?

梁湾一下子鼻子就酸了哇的一下哭了出来,显然张日山被吓到了,但也抱着她安慰她。

所有人觉得皇后娘娘得宠的日子又要回来了。

但是梁湾没得宠几天,就因为尹南风受了凉梁湾一下子又失去了一切。

-

皇宫里举行迎新年晚宴,梁湾是坐在皇后的位置上,但张日山身边最近的位置却不是她。

尹南风问张日山“日山,你觉得湾姐姐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呀?”

梁湾觉得尹南风这是故意问张日山的,她装作喝茶不知道他们在讲什么,眸子看向前方歌姬舞姬在唱在跳,可她的心却不在前方。

张日山轻笑道“湾儿是一个礼数周全的人....”

梁湾听到礼数周全她就崩溃了,她啊,是一个从来都不是礼数周全的人,

“湾儿很贴心...”

她啊,是一个大大咧咧的女子啊....

“湾儿很会做饭...”

她啊,是一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女子啊...

“你问这些,你不吃醋吗?南风。”

“不,因为我知道皇上最喜欢我了!”

梁湾听到最后一句苦笑了一下,伸手让乐意把自己扶回殿里歇息,那句皇后娘娘告退的声音被歌声淹没,谁也没有注意到后宫之主走了。

-

梁湾在短短的几年里,变成了另外一个梁湾,梁康来看她的时候,总是眼含泪花的和梁湾聊天说着心疼女儿早知道就不把自己心爱的女儿送进宫里了。

梁湾总是不知道是什么意思的笑说着没事,是无奈?或许是悲哀吧。

-

梁湾好像活回去她大大咧咧的样子了,整天去缠着张日山撒着娇喊日山日山的,尹南风也快产子了张日山也整天陪着尹南风,梁湾也在后面追着他们俩说话。

张日山很多时候皱着眉头怒斥着梁湾,梁湾好像不知廉耻的样子撒娇,但是张日山唯一好奇的是,梁湾每天都在喝一种褐色又苦的东西。

只不过张日山没有问。

梁湾每天跟乐意说好多话,从东说到西,张日山和自己的事情也将,讲个没完,乐意总觉得梁湾好像在将自己所知道的事和她平生的事说出来,好像她要死了一样。

可乐意问她的时候梁湾总说没事,她想讲嘛,可乐意还是担心,她偷偷拿了点那种药去问太医,太医模模糊糊的也不知道在说什么,乐意顿时就提高警惕了。

乐意偷偷写过字条给张日山说关于梁湾的事,张日山却看过一次便扔了,后面的字条也没有看见。

-

尹南风终于产子了,是一个女孩。

张日山取名叫张念风,张日山念尹南风。

梁湾听到这个名字得时候,她在想,如果当初我的孩子也生了出来,那是不是叫张念湾呀....

梁湾最近开始变的脸色苍白唇色暗沉身体虚弱,乐意问她怎么回事,梁湾依旧笑着说没事,乐意更加在意梁湾每天在干什么了。

梁湾去后厨做了点小食给张日山他们送去,只不过她化了浓妆过去的。

过去的路上,梁湾还停下来歇息了好几次,乐意心都是提起开的。

终于到了尹南风的殿里,梁湾看见张日山抱着尹南风和他的孩子笑,很开心。

如果我的孩子出生可,他喝也会笑那么开心对不对?

梁湾走进去免了下人的礼,甜甜的叫道“日山,南风我给你们做了一些小食。”

张日山回头看着梁湾笑了笑,他没有注意道梁湾怎么了“谢谢湾儿了。”

尹南风扯着还没恢复好的身子给梁湾做礼“妹妹见过姐姐,谢谢姐姐给妹妹和日山做了小食。”

张日山急忙放下孩子去抱住尹南风说“身子没好,朕允你不用请礼。”

这一幕刺痛了梁湾,梁湾放下东西就走向张日山说“日山你说我们夫妻那么多年,你都没有陪我去看城里的景色,你明儿陪我去一次可以嘛?”

张日山皱了眉刚想拒绝尹南风就说“臣妾身体很好,日山陪陪姐姐吧。”

张日山这才说好。

梁湾说着谢谢尹南风带着笑回到了梁山殿里。

晚上,梁湾喝完那个药就沐浴更衣歇息了,等她赶走了所有人,她就在被窝里捂着嘴巴哭。

过了一会,她起身点了盏灯,拿起毛笔写了好几份东西。

她连和张日山出去游玩都是尹南风帮她的。

-

梁湾早早的起了床,化山浓妆,穿上当初她嫁给张日山的时候的嫁衣,虽然很隆重,但她很喜欢。

张日山看见她穿成这个样子不免有点烦躁,没说几句就命人赶紧出宫了。

梁湾一路上笑嘻嘻的给张日山说了好多,张日山却是应付的嗯了几句,但却没有消减梁湾的热情。

到了城里,梁湾游遍了好多很美的地方,吃了很东西,她都会在每个地方看上好几眼,让张日山觉得她好像永远都看不到了一样,但也没有怀疑,便随她去了。

到了晚上,张日山被梁湾拉着坐上了游湖的船,放莲花灯。

梁湾去找小贩买灯时,小贩说“姑娘,你和你相公好配啊!祝你们百年好合哈!”

梁湾因为他这句话,多给了钱。

张日山上了船后问她“为什么要给他那么多钱?”

“因为我高兴呀...”

张日山也不想说什么了。

“日山,来嘛,我们来写祝语!”

张日山被她强行拿起笔和莲花灯。

“你写一个一生最爱梁湾好不好?”

张日山想说不,但是对上她的眼睛时就意外的说了句好。

梁湾笑到眼睛都看不到了,张日山也莫名心情好了起来。

张日山问她,她写了什么,梁湾说保密!

梁山城的晚上灯火阑珊,湖面上全都是荷花灯,有的人在船上蜜意柔情,有的人在船上开着玩笑,总之很幸福。

梁湾抱着他的手臂看着湖中的荷花灯,眼睛里有着星星“日山,你亲我一下好不好。”

张日山觉得她今天有点反常,她不是礼数周全么?“好。”

梁湾对上他的眼睛,眸子里冒出一份雾气很漂亮像星辰大海一般。

张日山很久没有亲她了。

-

上了船之后,梁湾提议说两个人分开走吧,张日山又觉得奇怪,“你今天怎么了,之前不是黏着朕的吗?怎么分开走了?”

梁湾一时间回答不上来,支支吾吾说自己太累了想睡会怕张日山被自己睡相吓到。

张日山还想说什么,却被梁湾突然抱住自己顿住了,她说

“你不是问我,我在荷花灯上写了什么么?”

“我写了,张日山,如果有来生,我不愿再见到你。”

说罢亲了他一口活泼乱跳的上了轿子,叫车夫赶紧走了。

张日山反应过来时,马车便走远了,他立马上了马车回宫。

他回到宫后问了乐意,说梁湾怎么了。

乐意说梁湾已经睡下了,皇上还是明日再来吧。

张日山只好回去了。

-

隔天,梁湾被乐意发现倒在了院子里,乐意一探鼻息,梁湾终究还是死了。

张日山他慌了。

到她殿里时看见桌子上放着好几张东西,全都是写着她对自己的感情和所受的一切。

张日山最深刻那两句

日山,我礼数不周全,十指不沾阳春水。

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

-
END

评论(47)

热度(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