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艺兴的海肠.

南风知我意 吹梦到西洲 外番/短/虐的爷爷??

ooc属于我
应该是虐的爷爷吧
bgm《叙世》阿杰&清弄
-

自从梁湾死后,张日山对尹南风也是忽冷忽热的。

他回想起来,他陪梁湾去城里城外看风景的时候,梁湾总是咳嗽,停下来歇息,看的景也不多,可她却很认真带点留恋的意思看下来。

张日山去梁湾殿里找那个药,发现一点药渣都没有,之后才知道她是从新年宴那会开始喝算好了喝多少什么时候能死的。

张日山坐在梁湾睡觉的床榻上低着头,心里一阵一阵的刺痛。

-

随后没多久,平时给梁湾看诊的御医在御书房里跪着磕头说那药是梁湾跪自己给的。

张日山问他,梁湾还说了些什么。

“皇后娘娘还说了,她这辈子最后悔的是年轻气盛进了宫,她当年说要将宫里变的和城里更加有趣,而没有听她奶娘说的话,最后还是变成了一个为了夺得皇上宠爱的女人。”

“她有想过加害尹贵人的孩子,可是皇后娘娘却说,没有必要将一个孩子弄死,那个孩子是无辜的。”

张日山那么多年了,男儿流血不流泪,他这次却流泪了。

“皇上听老臣一句话,皇后娘娘说尹贵人那个孩子是无辜的,那皇后娘娘的孩子呢?那也是一条人命啊,也是无辜的。”

“或许,当年你要是没宠爱尹贵人,皇后娘娘也不会死。”

张日山摆摆手让他退了下去,自己走到能俯视整个皇宫的地方,他看着诺大的皇宫,为什么没有她了呢?

或许,是他活该吧。

-

“皇上要去骑马也不叫臣妾?臣妾虽然是女子,马术可不比你们男人差!皇上可敢与臣妾比试一下?“

“嗯?输了可不要向梁大臣喊朕欺负你。”

-

“皇上,这梁山殿的石阶要是覆满了苔霜,我就告诉你一件事。”

“什么事?”

“我有多爱你这件事。”

-

“公子呀,可见石阶已覆满苔霜,”

“鸿雁几渡这青天一方,”

“十年来成全春闺梦一场,”

“为何落个玉损消香,”

“却落个玉损消香。”

评论(25)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