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艺兴的海肠.

南风知我意 吹梦到西洲 be/短篇/外番

这是@陈陈陈陈陈酒小可爱给的梗 这里紫菜谢谢你啦!
ooc属于我
其实可以 先看前两章
正文http://zhangyixingdehaichang598.lofter.com/post/1f68a937_ef25e01a
外番http://zhangyixingdehaichang598.lofter.com/post/1f68a937_ef290757
-

又是一个惨风酸雨的一个晚上,至梁湾死后,这梁山城就没有几天是晴天,老百姓的庄稼出现了洪涝,有些贫穷的人民无家可归,伤情和死亡情况不计其数。

张日山每晚都批奏折都批到很晚,眉头皱了几日了却毫无松懈的样子。

国家财力能出的都出了,给妃子与下人的俸禄都少了,还是不能挽回梁山城的情况。

后宫之主没有了,有些妃子恶劣的脾气一一开始显露,每天那些所谓的贵妃,婕妤,闲杂人等天天在张日山耳边嗡嗡作响,之后冷宫倒是多了几位住客。

-

张日山批完奏折后看见李公公还在,便挥挥手先让他退下去了,张日山揉了揉紧绷的太阳穴,眉头总算有些松懈,张日山看着台窗外的阑风伏雨,轻轻叹了口气,回到床榻上歇息了。

-

夜深了,风雨交加的梁山城终于安静了下来。

-

“麻烦李公公将本宫做的小食给皇上送去,还有...请帮我问问皇上,好不好吃。”梁湾跪在御书房门外的地方,柔声与李公公说着。

张日山瞪大了眼睛,他有点不敢相信,梁湾还活着?张日山冲了上去抱住梁湾,令周围的人都吓到了。

张日山紧紧的抱着梁湾,嘴里呢喃着“你还活着还活着,太好了太好了...”

梁湾不知所措的看着眼前的张日山,眼泪在眼眶里打转继续柔声道“怎么了?皇上。”

周围的人都不敢出声,站的远远的。

张日山轻轻推了推梁湾,双手抓住梁湾的肩膀激动道“你是不是在喝一种药?褐色的!”

梁湾皱了皱眉表示疑问道“臣妾不知道皇上再说什么?”

“你不是礼数周全的!”

梁湾这下子才笑了笑,低下头语气已经那么柔和仿佛她对谁都一个样“皇上再说什么话呢,臣妾向来礼数周全。”

张日山这下子好像跌进了万丈深渊,但他还是不死心道“湾儿,朕是认真的,湾儿我们去骑马吧。”

梁湾露出了害怕的表情轻声道“皇上,臣妾...不想骑。”

“坐在朕的怀里就好。”

-

张日山看着一坨温软香玉在怀里嘴角就止不住的上扬,时不时咬一下梁湾的耳朵,让梁湾措不及防的娇嗔了好几声。

“湾儿,你之前可是挑战过朕的。”

“可还是输了。”

张日山吻了吻怀里的人柔情蜜意道“可始终还是我输了。”

梁湾没有做声,甚至张日山吻她的时候也没有什么神情。

-

到了晚上,张日山想让她坐他怀里用膳,可梁湾死活不肯。

张日山走过去准备抱起梁湾的时候,梁湾立马反应过来行了个礼“皇上。”

张日山深息了一口气“你到底怎样才能用膳!”

“臣妾不饿。”

“那也让朕抱抱你!”

梁湾顿了顿,莞尔道“回不去了,日山。”她叫他名字的时候,是梁湾心底里最软的那块肉呼出来的,梁湾把他放心尖上。

“什么?”

“时间快到了,你还有什么想和我说的?”

“我只想留在这。”

“我要走了。”

“湾湾...我错了。”

“日山,照顾好自己,最后一次了。”

-

张日山在梦里最后看到梁湾的是在写荷花灯的河边,他追着梁湾的身影好久好久。

“一生里最爱的是梁湾。”

她捧着这个荷花灯笑的很甜,眼眶里雾气弥漫,微微颤抖的身子在河边显得特别较小。

张日山跑过去试图抱着梁湾,可是他怎样抓都抓不到,他只看见梁湾张开嘴巴说“日山,如果真的又来世,我不愿再见到你。”

张日山跌坐在地上,他眼看着梁湾变成一团光慢慢飘向天空,地上只剩下被梁湾捧过的荷花灯。

她有多爱他,她就愿意骗自己,向来礼数周全,温柔体贴,什么都能容忍,甚至是把自己孩儿害死的人。

-

张日山的枕头是湿的,他起来头看见碧空万里的梁山城。

原来,她等的是自己的认错。

而不是补给。

-

END

-

我怎么总感觉我又在虐湾儿呢???
我不管 就是虐的大猪蹄子张日山!
喜欢点点左下角小红心和小蓝手
欢迎提供梗 我尽量憋
湾湾最后的笑参考一下最新沙海梁山cp虐片段的梁湾的笑

-

评论(11)

热度(82)